文章
其他 > Test Test 2

Test Test 2

12-04-2019

四期肝癌擴散 好爸爸為家庭不放棄 (CIPSF- 18015)

余先生是一名廚師,結婚後與太太生了兩名可愛的女兒,余先生工作,太太照顧女兒,生活雖然簡單,但也可算是無憂無慮。可是好景總不常,2017年的時候,余先生確診患上四期肝癌,分別接受了手術、化學、標靶藥物治療及放射治療,但仍然無法控制病情,癌細胞更擴散至身體多個部位,醫生建議余先生接受一種自費的免疫治療藥物作治療,但每月的藥費高達$37,000。

好爸爸接受治療仍工作

余先生2017年發現患上肝癌,接受了兩次腫瘤切除手術,但癌細胞擴散至肺部兩側及腦部,於是余先生再次接受手術,並加上化學藥物治療,腦部亦要接受放射治療。接近一年的治療過程雖然辛苦,但余先生為了家庭仍然繼續工作,除了手術或治療期間需要休息,當身體稍為復元,余先生便又再回到工作崗位,因為家中除了太太,還有兩名年幼的女兒,而余先生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,

病情不受控 癌症再擴散

儘管余先生已盡最大努力,一面接受治療,一面工作,堅強地支撐著家庭,可是病情並卻未能受到控制,2018年5月的檢查報告中,顯示余先生的腦部、盆腔、肺部及脾臟附近都發現癌細胞。經歷了各種治療,病情仍未見好轉,癌細胞更擴散到身體不同部位,可是,余先生並沒有氣餒,只要有路可走都會繼續堅持下去,「見招拆招」是余先生面對重重難關的態度,可是現在這「招」余先生單獨無力拆。

自費免疫治療藥物 每月超過三萬七

之前使用的藥物已無法控制余先生的病情,按余先生現時的情況,醫生建議他使用免疫治療藥物作治療,可是免疫治療藥物並未獲藥物安全網資助,余先生須要全額自付,每兩星期便需要支付每針$17,466的自費藥物,一個月的藥物費用超過$37,000。

余先生雖然堅持工作,

  • 但因病情及治療導致身體虛弱,亦難以長時間全職工作,
  • 收入比之前少了,而之前的治療費用亦耗盡了家庭的積蓄,
  • 現在的收入要維持家庭基本生活開支都甚勉強,
  • 更何況額外三萬多元的支出。對於一個普通的四人家庭,

只有余先生可以工作,哪可負擔這筆高昂的藥費?一向「見招拆招」的余先生只能求助於社會人士,為了妻子及女兒,他不會放棄,如何艱難的前路都會堅持走下去。

疑難排解

會員註冊


或許你會想看